“安全套事件”带来的法律尴尬
2006-10-28 13:30:00
  • 0
  • 22
  • 27
  • 0

“安全套事件”带来的法律尴尬


 


北方可可


 


 


 


 我所说的“安全套事件”是指:10月11日,哈尔滨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所组织的一次宣传教育活动,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哈尔滨的50多名女性性工作者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下,在公开自己身份、职业的状态下,接受了一次预防艾滋病和推广使用安全套的特殊教育。整个活动历时两个多小时,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亲切地称她们为“姐妹们”,不但给每个参加人员赠送精美的礼品,事后还将两大箱安全套免费发放给她们,给她们留下联系电话,表示若需要帮助随时联络。(网上注明来源于《哈尔滨日报》 10月15日)


 


另一条消息说,10月12日晚,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太阳宫派出所民警夜查发廊,发廊女惊问:“我们做什么了啊,你们要抓我?”“做什么了,你自己最清楚,这是什么?”民警指着从帘后的床上找到的安全套反问。(《华夏时报》 10月13日)


 


据说,前不久,重庆启动了100%安全套使用项目,该项目规定,一旦发现有提供性服务但不能提供安全套的娱乐场所,将被罚款并限期整改,屡教不改者还会停业整顿甚至关闭。


 


这几件事情当中都有一个核心物件:安全套。安全套在疾控中心那里是爱心,是党和政府的关怀,是负责任的社会行为;然而在公安机关那里,安全套却是抓捕妓女的证据。政府的这两种相互冲突的作为看上去的确有些难堪,也有些让人无奈。疾控中心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?是妓女的“共犯”?是加害妓女的“帮凶”?据说,哈尔滨警方曾明确表示:公安机关认同防艾宣传的积极意义,绝不代表打击卖淫嫖娼的力度会减弱,所以,“卖淫嫖娼合法化”是毫无根据的猜测。然而这样的表态并不能掩盖“安全套事件”所带来的法律和道德上的极度尴尬。


 


疾控中心从疾病预防角度出发把妓女们集中起来,亲切地称呼她们姐妹,赠送礼品的同时,免费发放避孕套,作为执法机关的公安对此显然难以作为了,疾控中心没有也不会报案或者把这些妓女扭送公安机关,这是法律的尴尬;妓女在现行法律背景下作为卖淫嫌犯,受到政府部门的如此善待,并免费得到“作案工具”,无论是疾控中心,还是这些妓女,人们该如何给予适当的社会评价呢?这又让道德遭遇了尴尬。


 


那么,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?这就又牵扯到那个老问题:中国的性交易要不要合法化?众所周知,法律是严肃的,执法如山嘛。然而这么多年以来,就卖淫嫖娼来说,可以说法律天天都在遭到践踏;与此同时,妓女和嫖客的生意一刻也不曾停止过。我们的立法机关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一种鸵鸟心态呢?其实,问题并不复杂,简单说就是一道二选一的填空题罢了:合法或者非法。假如视为合法,那就制定配套措施,使得这个行业规范化,使其在法律的轨道上依法运行;假如维持现行法律不变,也就是性交易被视为非法,那就严格执法,彻底清除这一现象,以维护法律的尊严。而现在的情况非此非彼,“二不像”,以致出现一系列负面的社会后果,使得社会为此付出更高的成本,比如恶性疾病的传播、刑事案件的诱发、妓女的人权被侵犯、有些公安机关以此创收,等等。天天在打击,天天都存在着,这种根本无效的行政作为不但是行政资源的浪费,也是对纳税人的不尊重,花的是冤枉钱呀。


 


另外,现行的关于性交易的法律也存在明显的漏洞或者“盲点”,司法过程中很难做到公平。性活动存在交易就视为非法,这里面其实情况是比较复杂的。试问:只有娱乐场所存在性交易吗?包二奶算不算?性贿赂算不算?其实它们之间只是结算方式和支付形式不同罢了。嫖客到娱乐场所找妓女是脱裤子“完事”就结帐;包二奶是不定期上床、不定期按约定或者协商支付肉金;性贿赂则是以满足对方的性要求来换取其它利益,只是支付的不一定是货币,也许是工程项目、提升机会等等。然而后两种情况从来都不会以“性交易”治罪的。绝大部分贪官污吏东窗事发以后,都存在“女人”问题,但最后都只是以贪污、受贿量刑的,其实严格讲,这些人应该罪加一等,这就是性交易。


 


正视现实,不回避问题,积极寻找解决办法,这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。中国的性交易问题现在就需要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。  


 


北方可可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m/bfk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